爱奇艺副总裁王世颖

2016-12-05 17:35 来源: 游戏产业网

主题:王世颖(爱奇艺副总裁)采访

时间:2016年12月15日14:10

地点:新闻会客室

记者:媒体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参加今天下午的采访,这个我们就不用多介绍了,这是王世颖女士,这应该是加盟爱奇艺以后第一次出面亮相接受群访吧?

王:群访应该是第一次。

记者:感谢把第一次献给我们这个活动。大家可以提问了。

记者:刚加入爱奇艺,可能大家不了解相关业务,爱奇艺明年可能会在网剧或者是泛娱乐这块,要不您围绕这块介绍一下?

王:其实我去爱奇艺,其实游戏圈的人都很惊讶,说你不做游戏了,开始进娱乐圈了?或者有人说,你去上海了?不是这样的。

我首先说一下我的工作性质,我现在是在爱奇艺的战略规划部,主要负责IP方向。但是我负责的IP就是所谓的源头IP,也就是说我会拿小说和漫画这样属于整个文化产业上游的IP,拿过来之后我们爱奇艺会签下全版权,也就是说这个IP由爱奇艺来进行系统化运作,包括拍摄动画片、真人剧、真人大电影,也包括做游戏。

爱奇艺的游戏部门可能一直比较低调,所以业界也不太了解,其实我们爱奇艺的游戏部门应该有八年的历史了,一直在上海,我们的团队都在上海。前期主要以页游运营为主,页游运营也是做得比较好的。近几年才开始——不能说转型手游——页游也一直在做,而且一直保持比较好的排位,近两年开始在手游方面进行发力。也就是说,如果你的IP签给了爱奇艺,那很可能会有页游产品,也会有手游产品同时推向市场。

记者:您好,我是1188玩的记者,请问一下爱奇艺如果将来在游戏这方面有发展意图的话,会不会偏向于影视这方面的IP,或者是您本身是做游戏的,偏向于影游联动这样的?

王:爱奇艺肯定是要做影游联动的,说到影游联动的一些典范性的产品,比如最早最轰动的《花千骨》,就是爱奇艺做的联合发行。包括今年的《老九门》,今年年初的《蜀山战纪》,包括最近的《不良人》,其实都是爱奇艺发行的。

影游联动一直是爱奇艺去涉足游戏的一个大的战略方向,所以我刚才也提到,我们的IP会从源头拿,也就是说影我们也来做,游我们也来做。这样的一个好处就是,我们这两条产品线在创作过程中两个团队就可以有比较密切的沟通和交流。同时我们会让它同时爆发。因为影游联动这么多产品实践下来,我们也发现如果影和游同时推出,游戏的导量效果是非常非常好的,但是只要你的时间点稍微错开一点,基本上影带来的优势就不是很明显了。

但是我们通常业界的影游联动就是影在一家公司手里,游在一家公司手里,两家很难保持这样的联动。但是如果都在我们一家手里就很简单了,比如说我们即将要上的一个影游联动的产品——《明星志愿》,这也是大宇一个很老的单机IP了,这个影很早就做完了,一直在等游戏完成,以便同时推出。只有在一家公司才能实现这样的精准联动。

记者:您好,今年的时候爱奇艺不是推出一个漫游年度计划吗?我想问一下最新的进展是怎么样的?

王:其实漫游联动跟影游联动其实也是一个意思,我们说的漫可能会包括动画和漫画,但漫画应该是属于一个上游产业,我们很少说漫画是根据什么什么改编的,它是最上游。漫画如果达到了一定的知名度,很快会被动画化,这在日本、美国市场都是这样的一个产业规律。

经过动画化的产品,其实它也叫影。我们广义概念上的影包括真人剧、真人电影、动画剧、动画电影,它其实也是一个广义上的影。所谓动漫和游戏的联动可能比真人剧和游戏的联动的优势在于,动漫和游戏的用户群是高度重叠的,虽然动漫的整个受众群体可能没有真人剧那么大,但是它跟游戏更接近,所以它跟游戏的用户高度重叠,这样实现联动的话成本更低,效果更好。

记者:《龙心战绩》这款产品的情况怎么样?

王:这是我们跟日本合作的一款产品,其实目前也都在非常顺利的制作当中,明年我们会推出动画和游戏,也是同时推出。

记者:我这儿有一个问题,今年爱奇艺5月份的时候有一个艾薇儿的套件,当时是要做一个叫什么生态圈,最大的华语生态圈,现在游戏是不是和艾薇儿有相关的联系,未来会不会有进一步的动态?

王:抱歉,你这个问题我可能不太好回答,因为我8月份才去爱奇艺。所以你说的艾薇儿业务这块我接触得不是特别多,所以我也不是特别清楚那边的状况,不好意思。

记者:像刚才这位有谈到漫游联动,今年下半年爱奇艺跟冰球互娱那边联手做了《绝对领域极战纪》的漫游项目,这个具体怎么合作操作?因为我们发现这个游戏有一个特殊点,它的玩法设计上趋向低龄化?它的设计方面是如何跟冰球合作的?

王:是这样的,因为爱奇艺目前来说已经是中国最大的一个视频平台,我们在移动领域基本上也是仅次于腾讯和新浪微博。我们旗下的用户量是非常非常庞大的。一直以来我们打出的宗旨是年轻化、轻奢化,这也是符合我们的用户需求的。

在这个基础上,其实我们从今年开始就比较注重我们的产品的多样化。也就是说,我们不会集中在某一个类型或者某一个题材上,我们会尽量地把我们的产品线拓展得更广。所以比如说一些面向低龄用户的产品,我们一直非常重视,因为爱奇艺旗下有一个独立的APP叫“动画屋”,这个APP就是专门给小朋友用户准备的,而且里面的内容都是我们经过精选的,是非常适合儿童的。这个产品一直在被苹果多次地推荐。虽然是付费的产品,但是用户量也非常大,而且妈妈群体们都非常喜欢这样的产品。我们未来还会进一步地拓展儿童领域的文化产品,其中肯定也包括游戏。

记者:头两天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天看了动漫圈才知道,网文圈简直是规范的典范了。我们之前也聊过做了一些东西,动漫圈围绕这块的话现状是这样的,很多对于爱奇艺是什么样的一种方式?

王:因为我现在的主要工作,一方面可能还是有跟游戏CP做一些合作,大部分的工作内容去拿源头IP,源头IP就是小说和漫画。所以跟这两个圈子的接触也比较多。所谓的代理人制度,会有一些所谓的文化公司在平台合作者之间、我是孵化IP的,也签了一堆作者,我站在中间可能会跟平台或者是会跟我们这样的IP购买方去讨价还价。

像这样的公司,如果他们能够站在作者的立场上为作者争取更大的利益当然是很好的,但是实际操作下来,我们发现很多时候他们耽误了作者。比如说要一些明显违背市场行情的虚高的价格,或者是作者已经同意授权了,他们中间又说这个不行不能给你们或者怎么样。反正乱七八糟的事情比较多。

这里面我们也很明显地看到会有一些好的作品被耽误了,尤其是漫画这边很明显。因为说实话一个漫画作者的黄金创作周期非常短,而且产能比小说低,一个作者一生可能就一部作品,但是这部作品真的红得如日中天的时间可能就一两年。如果体没有掌握好这个节奏,在这一两年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售出去把它进行衍生、更高地调动它的知名度,它的知名度很快就会下来,第一你卖不上价了,第二我通过动画画或者是真人剧画的运作,它很难达到原来能够达到的最高的知名度,这样就非常可惜。我也看了很多这样的产品,真的非常可惜。

我们现在有两个平台,一个叫爱奇艺文学,一个叫爱奇艺漫画,这两个平台都是挂在我们的主站下的,也都是今年刚刚诞生的两个平台。

爱奇艺文学发展得比较早一些,目前来说也有已经卖出去影视版权的,包括我们自己内部消化的,也有外面的影视公司要的,出版这块也在谈。所以文学这块其实经营得非常好,也从别的文学网站挖了很多大神驻站。

爱奇艺漫画其实刚刚开始上线,目前来说也有300多名作者,也有300多个漫画在连载,这方面发展得也非常不错。尤其是前一段漫画圈会有一些负面曝出来的时候,我们的DAU涨了1倍。

记者:像您刚才说的漫画圈有一个负面的东西出来,我不知道您说的是姚非拉和夏达的争议事件?在夏达的长微博里,他提到那些漫画IP有尝试做一些国产漫画的授权,在我看来这些游戏授权找不到一些好的IP做授权,很大程度上这些IP不太适合中国市场上目前常见的游戏。爱奇艺在这方面可以帮助这些游戏变现的?在我们看来,这些IP并不适合当前市场上常见的玩法。

王:是这样的,首先从爱奇艺漫画这边来看,它是一个平台,并不是一个经纪公司。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平台是直接一手牵着作者、一手牵着用户的,因为经纪公司也要把漫画放到平台上,所以我们就去掉了这个中间环节。同时我们这个平台也承担了经纪公司的职能。

另外我做游戏也有20年的经验了,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说完全不适合改编游戏的动漫画,包括我们说迪士尼的《冰雪奇缘》,它可能不适合做MMO,但是它做了三肖,现在在排名很稳,已经两年了。所以如果一个IP只要知名度足够,它都适合做成游戏。包括我们运作的《花千骨》,一个仙侠的古言类的东西,在传统意义上可能也不如那些男频作者的作品更适合改编游戏,它也火了。而一些看起来特别有游戏范儿的,又分了职业、种族,武器装备、体系都设计出来的小说,它改编成游戏未必一定好,也有这样反面的例子。

记者: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的采访就到此结束。(结束)

主管单位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单位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
海南省商务厅
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
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承办单位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
海南生态软件园

年会主题:

“让你看到未来”